好句子大全 > 散文精选 > 现代散文 > 列表

现代散文

  • 恋恋南瓜花

    下班经过菜市场,街头一小堆金灿灿的南瓜花映入眼帘,朵朵含苞欲放,映衬着数扎碧绿青翠的南瓜苗,洋溢着脉脉清香的田园故土气息。我舔舔嘴唇,记忆里、舌尖上,满是南瓜花...

  • “渔片江”小记

    在福鼎说到美食,就不能绕过渔片江。 初冬的上午,阳光格外温暖,透过玻璃窗门,斜射进渔片江店内的红木方桌上。一种质朴的声音仿佛从木质的香息中慢慢散发而出,给人一种...

  • 花知道

    花开花落,似乎无意。可是,有谁知道,一朵花的智慧丝毫不逊于一棵树、一座山呢。在花儿柔弱的外表下,那颗敏感细腻的心,朝朝夕夕呼应着大自然的律动,甚至可以洞悉世间的...

  • 一株黄瓜

    我家住在市里繁华地段的六楼,居室内除了养着一盆绿萝、一棵橡皮树、一盆吊兰外,偌大的房间里就再没有任何绿意点缀了。又是一个腊尽春回、万象更新的季节,早市上仍像往年...

  • 金钩玉簪说豆芽

    把豆芽炒虾米说成是金钩玉簪,便传递出了一股富贵气,白嫩嫩的豆芽虽然炒熟失了些水份,堆在盘子里依然像一支支玻璃种的玉簪子一样,而小虾米弯弯的点缀其间,尤其像极了金...

  • 一万个易拉罐

    我家老房子里住进了一对捡破烂的夫妻和一个叫林小玲的10岁女孩,他们来自重庆云阳山区,是我一个朋友的远房亲戚。为了生活,他们到我所在的城市以捡破烂为生。朋友说,他家...

  • 少年猎记

    说起打猎,总是让我想起少年时酷爱打猎的自己。 七十年代梁山西北部的黄河滩区,土地沙化,由于干旱,黄河滩上不利庄稼生长,倒是野草疯长,因此辽阔的河滩很适合野兔的生...

  • 当兵的孩子

    年终岁尾,一则喜讯飞进了家门当兵的儿子被北京市武警消防某部评为本年度优秀士兵!过去的一年,孩子不负重望,由消防特种车辆驾驶员至预备党员再到优秀士兵,走过了一条荆...

  • 我的“短生活”

    前一段时间我情绪不好,上星期居然对朋友出言不逊,多年的朋友就这样闹翻了。事后我觉得自己不对,可就是放不下架子认错,我灵机一动用微信给朋友发了个语音短消息道歉,朋...

  • 等待“打春”

    立春,人们也把它叫做打春。记得小时候,身体瘦弱的外婆,怕冷如同怕蛇,到了漫长难熬的三九寒冬,总是用双手抄着身上的破棉絮,唇齿之间哆哆嗦嗦的,口中不停地念叨:太冷...

  • 接受这个世界的不完美

    你说只因为孩子咳嗽爱人强制喂药导致小孩子哭,你很生气,就跑到厨房,关起门来摔餐具。孩子在门外喊妈妈你也不理。你说自己很冷漠,也奇怪自己为何如此爱发脾气与冷漠。原...

  • 平凡的感动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朴实无华、不计得失,他们用坚守诠释责任,意味深长;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甘平庸、勇于创新,他们用执着解读智慧,耐人寻味;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自信谦...

  • 埋在心底的母爱

    在伊拉克的一所孤儿院里,一个八岁的小女孩没有了妈妈。她幼小的心灵十分渴望母爱,于是,她用粉笔在地上画了一个妈妈,然后,脱下鞋,走过去,她居然躺在地上妈妈的怀里睡...

  • 当你老了

    美国总统林肯曾说:我之所有,我之所能,都归于我天使般的母亲。生活中,总有这样一个人赐我以生命,赠我以力量,在成长的道路上为我遮风挡雨、保驾护航;即使全世界都将我...

  • 笸箩·簸箕·小笤帚

    这个三件套是砸碾时必不可缺的家什。 前文曾提及石碾的用途,而笸箩、簸箕、小笤帚则是与石碾配套的工具,离了这三件,石碾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笸箩的功能比较单一,大多...

  • 儿时的大杂院

    在城市呆久了的人们,每到假日总想到乡间、到原野走走,呼吸大自然的空气,感受另一种生活。这让我想起了儿时住大杂院的日子。 小时候,我们一家生活在一个大杂院里。院子...

  • 箱子的故事

    吃罢早饭,便匆匆融入上班的人流。秋末冬初的风总是很凉,却感觉舒适。路旁,几棵银杏的叶子开始呼啦啦地飘落下来,有的轻触衣襟,有的亲吻发梢,有的旋转着落到地面,索性...

  • 生命的羽翼

    刘逸这个名字,是我在去年加入如皋市作家协会之后从媒体、网络以及文友那里得知的。最初,我对她并不熟悉,只知道她是一位身患残疾、充满朝气、热爱写作的90后,而且还是我...

  • 青山不墨 绿水无弦

    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这是江西婺源历史文化名村李坑村中的一副楹联。这副楹联把李坑的清秀、拙朴、灵动表达得淋漓尽致。李坑就像一个素面朝天的村姑,有着一种...

  • 云南之行

    列车向着云南的方向行驶着,影影绰绰,望见了黛青的山廊,细密的森林用灰绿的针脚将远处的天和地缝缀而起,嗅闻着干净清爽的风,连心都变得虔诚。 那一天细雨蒙蒙,却是将...

  • 锅炉老吴

    顾丽红 锅炉是我以前单位的一名同事,名叫吴明华,贵州人,个头不高,体型微胖,长着一张圆鼓鼓的娃娃脸。刚认识那会儿,他正在单位从事锅炉工岗位,为了简化,我便称他为...

  • 大寒

    夏有大暑,冬有大寒,人在极冷之时,便想不起极热时的情景,那中间仿佛隔了一道墙,像是上辈子的事。在这样大风大冷的天气,有人便要说,我是不怕热的,夏天多热都不怕,就...

  • 慢慢走,欣赏啊

    漫漫人生之路,沿途风景很美,你看见了吗? 幼时的我,跟着时间的脚步走着,漫步在我家院落旁的林阴小道上,奇怪的是,有两棵树,一棵枝繁叶茂、充满生机,而另一棵枯枝断...

  • 镰刀

    镰刀被擦拭净后,一直靠在屋檐下斑驳的墙上,一言不发。像一个冷峻的、永远得不到答案的问号。 卑微的事物,深谙沉默寡言的力量。 我一生做过的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就是陪父...

  • 飞在空中一首歌

    挂在墙上一幅画,飞在空中一首歌。乐余风筝,不仅图案优美,而且哨声响亮。 这只直径9尺8寸的风筝,又名沙洲哨口板鹞,显然是冯太根家的镇宅之宝。9只八角的连体风筝,由厚...

  • 风雨三江行

    在程阳风雨桥头,当长长的红绸带挡住去路,大碗的米酒呈在眼前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进山寨礼节的隆重和侗族人的热情。清香甜淡的米酒,虽没有北方烈性酒的醇香浓郁,可伴随着...

  • 苦难是微笑的土壤

    洪平是我的初中同学,他嘴角上始终挂着的那抹微笑,就是他的logo。 他学习非常好,是我们班的班长,哪个同学学习上有困难,他会微笑着帮人补习,哪个同学生活上有困难,他...

  • 一颗心 半根草

    我认识这么几个教授。 还是在八九个月前,我见到了A教授,四十岁左右,穿戴朴素,举止言谈谨慎,让人很难搞懂他是干什么的。 这是我的合作伙伴,年轻吧,别看他这么年轻,...

  • 寒夜传来建楼声

    天已进入腊月,冰天雪地,晚上更是寒气逼人,城里的人看完最后一集电视剧后,大都在温暖如春的房子里安然入睡了。深夜,我一觉醒来,听着窗外呼叫的北风,一时没了困意,就...

  • 受伤的小榕树

    儿子儿媳出国就学前,从市场上买回来一株小榕树,说是让我们养眼。榕树栽在一个小小的工艺陶盆里,根部硕大,透着年轮的沧桑,但枝叶孱弱瘦小,像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孩子,大...

  • 王冕与梅花屋

    王冕,元代画家,以画梅竹着称。有一次,他画了一幅梅花并题诗于上: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 诗中,王冕兴寄遥深,以梅花自比...

  • 曾经的羡慕

    星期天,家人团聚,儿子拿来两瓶外地酒,我正看酒盒上的酒精度和产地时,外孙拿出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瞬间就告诉我,这酒168元一瓶。看看外孙功能齐全的iPhone5s, 望望...

  • 新湖手记

    人与人的相遇是偶然,人与物的相遇也是偶然。我以一个过客的身份,介入这座城市。而它,就如一个人,既让我感到亲切,又与我保持距离,既熟稔又生疏。 从回忆里过滤经历,...

  • 过年请家堂

    老家那边,一到除夕晚上,有请家堂的习俗,就是把长辈或平辈中逝去的人,请回家过年,以示尊敬,其实请的是意念中的魂魄。正月初一晚上再送回去。 请家堂,一般都是族人,...

  • 年关

    新年正在迫近,年关就要到了。一提年关,总使人联想起杨白劳来,给人一种过不去年的感觉,其实那些年就是这样,不过并没有到了要卖喜儿的份儿。 他们结婚是白手起家,那年...

  • 春节,过年的幸福

    即将告别马年,羊年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中国人喜欢过节,大大小小的节日支撑起中华文明的庞大架构:清明,怀念先人;七夕,以古代神话讴歌爱情;中秋,凝聚起千万家庭的...

  • 老伴是个“宝”

    近日,几个老友在一起闲聊,谈近几年社会上离婚率一年比一年高的话题。令人不解的是在一些大城市,一些老年人好像赶时髦似的也在其中。据有关方调查,这几年老年人的离婚率...

  • 文竹

    我的案头有一蓬文竹,菁菁郁郁的,青绿色的躯干,云雾状的叶子,给我梦幻般的温柔和馥郁。这是朋友文清送与我的。我是那种懒惰的人,平时除了不睡懒觉以外,其他都懒得去做...

  • 古树

    行驶在回家近二百里的公路上,很少能看到有几百年或近百年树龄的大树,当我看到一个喜鹊窝搭建在高高的但并不粗壮的速生杨树上时,心头还会掠过一丝隐忧能禁得住狂风暴雨吗...

  • 村庄

    一个又一个村庄,就像上帝信手撒下的一颗颗谷粒,在温厚的泥土上生根发芽,在雨水丰沛的日子里疯长。 白天,那一片绿树浓荫的地方就是村庄,鸟鸣唧唧的地方就是村庄;晚上...

  • 雪青色上衣

    腊月二十九,天刚擦黑,小城已是彩灯绚烂。 麻雪把家务收拾停当,下意识地再次来到小城最繁华的信誉商厦,直奔四楼。 在中档女士服装专柜里,有麻雪看了无数遍的一件貂绒毛...

  • “揽”地瓜

    马年深秋的一个周末,我又拾起了近40年没干过的活揽地瓜。 揽地瓜,就是把落在地里的地瓜刨出来。这是个累并快乐的活,因为总有希望在前头。参加工作前,在鲁西北老家,每...

  • 倔了一辈子的父亲

    今年春节过后,我和几位同学一起,去看望初中时的班主任老师。 一阵寒暄之后,老师的目光落到我身上,他忽然很感慨地说:你父亲还好吧?也许你不知道,我和你父亲是老同学...

  • 不受待见的父亲节

    我们这些不称职的儿女,长年累月都在忙,忙焦头烂额的日子,忙杂乱无章的生活。即使能在父亲节回老家一趟,也脱不掉深入骨髓的斯文,更无法畅通无阻地走进老父亲的精神世界...

  • 带着麦香的回忆

    夏收时节,我给在老家的父亲打电话,问忙得怎么样了,父亲说已经收完了,玉米也种上了,仅仅两天的工夫。 挂断电话,在感叹现代化生产机械带来的方便之余,我的思绪不由得...

  • 写春联

    学校有个传统,每年春节前都会配合当地文联组织爱好书法的同学去市民广场义务为市民写春联。有一年,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因为我在省里组织的书法大奖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 腊八蒜

    腊七腊八,冻死叫化,是老家流传的一句俗话,也有说腊七腊八,冻死寒鸦的, 意思是说:农历十二月初七初八,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能把耐寒的鸦子冻死。 家乡关于腊八节的传...

  • 夏夜水车声

    实实在在地说,这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事了。 夏夜,广袤的田野上,月光柔柔,繁星闪烁,萤火点点,诱蛾灯亮,南风劲吹,水车声声,好一派田园生活的夜景。 一呀儿嗬,...

  • 腊八粥味新

    腊八粥就是一种用多种食材煮成的粥。因为在农历十二月(腊月)初八熬制食用,俗称腊八粥。 在我年少时是没有吃过腊八粥的。岂止没吃过,连听都没听过。或许是我生活的地方...

  • 不认理的女人

    做为一个小服装店的老板,我讨厌这样的季节。此时,春装还没有上市,遗留下来的冬装零零碎碎地挂在店铺里,即使阳光来得再猛烈,它们也是蔫耷耷的,早褪去了昔日的风采。 ...

  • 俯瞰大地

    自从不再守着一间办公室,朝九晚五的熬日子。这几年出行的时间也多了。为了出行方便,手机上安了一个航旅软件,方便查讯航班信息。用了一年多,居然软件上跳出一行字:你就...

  • 倾听:经典的弦律

    一个人的命运总是系在一个时代的肩头上,相互依存,相互取暖。 但时代总是冰冷,时代不允许一个人在其中取暖,即便是伏在它的肩头上。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

  • 欲望的刀片

    最自在的日子是坐在书边,翻看那些字。所以冬安居的小说《当时惘然》(《湖南文学》2015年3期),便与我不期而遇。小说中那个为爱冒险为情痴狂的女孩冰冰,举着欲望的刀片...

  • 它们飞

    中箭的海鸥仍在飞,箭也在飞,这决非一个古代寓言。 然而,一只鸟被箭贯穿仍在飞,这样的事恐怕在古代也不多见。最近,英国摄影师格雷厄姆洛德斯,在海边摄影时发现一只海...

  • 菜农的目光

    国庆节的上午,我带着妻儿一起去买菜。菜市场冷冷清清,买菜的人并不多,很多家庭旅游去了,到广场赏花去了,参加腰鼓队去了,看国庆庆典去了 我们一家三口买菜回家,途中...

  • 家有“荷仙”妻

    妻子名叫荷仙,名字源于一张八仙过海的年画,上有手擎荷花的漂亮女子何仙姑。长大后,侄辈们为便于区分,称呼时习惯前面加上名字,自然就成神仙了。 她相貌平平,性格爽朗...

  • 往事·荷香

    家乡荷花并不多见,以致我在26岁的时候才见到真的荷花在一片小小的鱼塘,几支残莲兀自立在碧绿的荷叶之间。与少年时学过的诗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描述的场景简...

  • 迟来的完美

    隆冬的早晨,雾气缭绕。踏上通往办公室的阶梯便听见七嘴八舌的嘈杂声传来。原来办公室的钥匙不见了。为了方便早来的老师开门,最后一个离开的老师会把钥匙藏在办公室前的消...

  • 龙果

    龙果是我老家山上很常见的一种野生植物,往往是生长在山坡甚至悬崖侧壁上,特别耐旱、生命力极强。这种树结果,果子的形状不太规则,样子有点像电视剧《西游记》里龙王额头...

  • 爱好做饭

    不久前,朋友相聚时,在席上谈起做饭这件事情来,他对作家汪曾祺把爱好做饭当成个人特长写进自传里这一严重事件,反复惊叹、惊羡了多次。这番惊叹与惊羡,很容易让一些心气...